俞圣磊 个人信息

俞圣磊 YuShengLei

具有项目策划、项目开发、项目运营等一系列综合经验,熟悉项目生产流程以及管理流程,参加过多个项目策划、项目开发、项目运维等工作。熟悉服务器系统(Windows&Linux)操作并搭建服务器环境,具有整个项目独立开发能力。 ——俞圣磊

我的博客

俞圣磊的博客 - CSDN

我的开源

俞圣磊的Github - My Github

SUI前端Web、Wap框架 - SUI front-end Web framework

GOlang原生爬虫实践 - Golang reptilian implementation

俞圣磊参与的开源项目 - And more

我的活动

Golang 原生实现简单爬虫

第一次校园内的"创业"

与李、杨两位同学合伙开创校园速至。校园速至:意在提供一个校内的网上商城平台,供全校师生在线下单购买,提供免费送货上门服务,完成校内最后一百米的购物体验。

经过一个月左右的讨论,与学校领导协商,最后俞、杨、李三人合伙,俞做技术统筹、项目统筹,在国庆假期期间完成“校园速至”平台的开发,经过紧锣密鼓的合伙策划,项目于十月中旬左右开始试运营上线。

项目刚上线,由于不同学部不同班级间的信任度不高,三天的订单量不超过十单,注册用户数也寥寥无几,发展前景十分渺茫。

试运营三天后,发展受阻,俞牵头开会讨论如何解决目前的问题,经过解析问题最终讨论出一套方案——代理制度。经过讨论我们发现,目前校园速至遇到的问题不仅仅是平台与同学们之间的信任度不够,还有很多人甚至不会操作,所以最后的代理制度规则如下:以班级为一个单位,每个班级设立一个代理,代理负责宣传以及指导同学使用校园速至平台,甚至可以直接帮同学代购,代理同学可以获得所负责班级的消费利润提成,以这种方式提高同学的信任度以及带动班级的购物欲望。

方案一出,立马开始执行,开始招募代理,通过沟通和洽谈,当天就有三个班级的同学同意加入校园速至班级代理团队。次日起,平台访问量以几何的速度增长,注册用户也随之增长,以目前的用户增涨速度,我们已经可以预测到下周可能会不少订单,我们试运营期间的仓储量很少,为了防止到时库存不足的问题,我们暂停了本周的服务,并宣布下周取消试运营改为正式上线运营。

周末期间,三人约定至批发市场进货、和学校领导商谈提供仓储地点、商量讨论各种运作制度。此周正式上线,库存还是跟不上订单数,很多热门商品在周一上午即售罄。由于受仓储空间限制,已经没办法提高仓储量。运营再次进入瓶颈。

接下来数周有加入不少新的班级代理,注册用户也不断增长,订单量的时间维度也开始不断拓展,订单量开始达到了无法及时送达的数量。由于仓储跟不上,和校方商量未果,一直处于运营瓶颈。

最后由于平台受到校内政策冲击,平台卒...

约三千人的校园内,我们最后的战果:注册用户达五百余人;活跃用户达百人左右;订单量达数千笔;取消订单数仅近百单;最后带动了校内的“创业潮”,平台正式关闭后,各个学部开始有数个班级开始自主开创班级超市

俞圣磊 Start:2016-10-15 End:2017
第一次社会“创业”

2018年9月底,我踏上了温岭的征程,以合伙人及CTO的身份进入台州一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愿意直接参与这个项目是因为我知道,我能从中学到很多公司运作的经验以及累计不少人脉资源。但严格来说这并不能算是我的第一次社会创业,只是作为一位公司主要负责人的在运作整个公司。

整个过程可以说很困难,整个公司的关系链相当复杂,虽然我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但似乎我并没有办法决定所有事情。上有ZF资源和投资人,下有合伙人,所有人都想法不一,各有各的想法,加之大家都是第一次合作,毫无默契。

公司经历了很多问题,资金链出问题、内部团队问题、业务紧缺问题...

原本,有一个合伙人是负责配合我一起解决公司问题以及协助我运作公司,我主要负责内部管理,他主要负责外部业务,但我对他的业务能力相当失望。

三个月来,为公司贡献的业务金额不超过1w。最后出现资金链问题,我临时亲自去签下一个7w的项目,成功保证公司下个月的正常薪资支出。

由于我们这家公司的创办目的是为了一个自己的项目,但在项目上线前,股东之前多次产生分歧和矛盾。一次股东大会,意见被全部摆在桌面上,可以说是到了那种撕破脸皮的程度,最后不欢而散,导致数位股东的退出。原本我同样也是决定退出的,他们有作出挽留,我也考虑到之前有一个由我引入的项目,最终决定留下。

投资方声称半年的公司开支我不需要担心,他会全额支付,这也是我留下的一个很大原因。

最后,在第一个月需要支付薪资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并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投资方也没有按照之前的承诺继续注资。这个行为真的让我很无语...

同样因为股东之前的极大的分歧,1月6日,我正式单方面宣布退出项目,但是上个月的工资没有人愿意承担。

最后一次正式会议,全部股东再次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他们也直接选择公司倒闭,但是还是没有人愿意承担上个月工资成本。

所以,这次合伙的结束是我单方面承担了公司最后一个月的薪资成本以及没人负责退款的7w项目,这属于我的非正常损失。

这次记录,我只想提现自己,永远不要和没有共同想法以及并不了解的的合伙。中途有很多次机会,我可以无损失的退出,因为对他们还报有希望,最后没有退出,导致我的非正常损失,也当是一次花钱买教训了。

1月8日,公司内部正式宣布解散。

俞圣磊 Start:2018-09-28 End:2019